潘慧玲背肌重建右乳‧癌后康复续享受人生

2020-07-22收藏量993646人已阅

潘慧玲背肌重建右乳‧癌后康复续享受人生(雪兰莪.蒲种讯)乳房是女性象徵,许多乳癌患者因乳房切除术后失去女性象徵,感觉“不完整”而久久无法释怀。53岁乳癌倖存者潘慧玲则有不同的见解,她年近半百时患上乳腺癌,为减低乳癌复发的风险,果断进行乳房摘除术切掉右乳,随即展开乳房重建术,通过背肌组织推前的方式,填补右乳移除后的空缺。除了恢复原有身段,也免除她失去单侧乳房后行动或身体失衡的不便,让她顺利重返生活隧道和享受人生。目前在银行担任要职的潘慧玲是典型的事业女性,有学识、努力工作赚钱,也懂得享受生活。只是,她和大多数女性一样,缺乏健康意识,患癌以前不曾自我检查乳房,也没有定时做体检的习惯,能够及时发现肿瘤,并切乳保命,且术后无需承受化疗和放疗的折磨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右乳现硬块就医确诊她说,在2008年无意间发现右边乳房出现硬块,不过,硬块型态不明显,且时有时无,令她误以为这只身体功能退化的一种反应和表现。当她发现硬块似乎长时间停留在右乳后,直觉告诉她,这种情况非比寻常,她有必要採取进一步行动,不能再坐视不理了。她向身边的朋友反映此事,可是几乎没有人拥有同样的经验,无法给她建议。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,曾做过乳房X光造影(mammogram)的好友建议她去做乳房X光造影,她的同事获悉后也和她一同致电寻找适当的医生进行检查和确诊。她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,即下班后就赶到诊所看诊。经医生初步检查后认为,肿瘤型状不像是癌症。不过,医生这边厢告诉她硬块不像是恶性肿瘤,那边厢又吩咐护士立刻打电话替她预约肿瘤专科医生作进一步检查,令她有大祸临头的预感。更新遗嘱治癌前做準备“那晚上我走出诊所后已是夜晚,我不知该如何是好,冷静后我立刻驾车去我常去的髮型屋,把一头长到腰间的长髮剪短。虽然我也常换造型,但这一次改变是为一场可能降临的厄运。”她解释说,万一她不幸患上乳癌,可能就要进行手术和化疗,届时,她必须把头髮剪短,否则化疗也会造成脱髮,所以才狠心把多年储起的长髮剪短。她坦承,她当时表现理智,除了剪去短髮,回家后第一时间更新遗嘱内容,把一切遗产和“后事”清楚列明在个人财产库存册子。由于她向来都有立遗嘱的习惯和提醒父母有关遗嘱库存位置一事,所以,当她把遗嘱库存证交给父亲时,对方并没有觉得不妥。在未釐清是否患癌以前,她暂时没有把实情告诉家人,避免老人家担心。故作镇定免家人担心潘慧玲坦承,即使平时行事坚强和冷静,但还未确诊以前,她已经无心工作,只想拼命寻找资料和治疗,希望这场恶梦赶快落幕。她说,她遵照预约的时间和肿瘤科医生见面,并在医生的建议下接受所须的检验,包括血液检验、切片活检、乳房X光造影。其中切片活检进行时,身体需局部麻醉,检验过后,胸前被包扎一层厚厚的纱布。她回到家直沖楼上睡房,假装洗澡后换上高领睡衣,目的是要掩饰胸前被纱布包扎的伤口,而父母也没有发现异样,这就过了一个晚上,她隔天还照常上班。不过,她坦承当时已无心工作,和公司同事一直致电保险经纪,因为她相信保险经纪最常接触病人和医生,她希望从中打探到本地最具经验和权威的乳癌医生,做好治疗的準备。手术取瘤化验领取体检报告当天,医生恭喜她说,化验结果证实肿瘤只是乳突瘤(Papilloma),约有4公分,医生建议手术取出肿瘤,避免肿瘤变成癌症。她指出,医生也建议手术取瘤后进行即场分析,如证实属良性且未殃及其他範围,就可缝合伤口保留乳房,否则就要切乳。手术进行前一天,她正式把实情告诉父母,父母虽感到伤心,但是正面看待,并对现有的医疗设备有信心,让她感到放心。证实为初期癌医建议切乳保命潘慧玲说,医生通过手术成功取出6公分大的肿瘤,并确定肿瘤并非癌细胞,令她感到非常高兴。但不幸的是,化验证实尾部约1.5公分的面积属恶性肿瘤,原以为逃过一劫的她心情如坐过山车,再次从高处掉进谷底。她指出,医生指癌化的部份庆幸是初期癌细胞,只是,如果肿瘤癌化就不能只单纯手术把肿瘤摘除,而必须把癌细胞及邻近组织也切除。医生还说,由于她的乳房不大,切除肿瘤后的乳房组织“所剩无几”,因此建议她同时进行乳房摘除术和重建术,解决后顾之忧。无须放疗重建乳房她预约另一名医生寻求第二意见,但医生也给予同样的建议。她上网搜寻和阅读大量资料,甚至也请教支援团体的成员,最后仍没有办法作出决定。“医生说,并非所有病人都适合做乳房重建,因为有些病人手术后需要进行放疗,乳房植入体会阻挡放疗的射线,除非乳房摘取术后无需放疗。因此,我就更加难以下决定了,不知道做了乳房重建术后是否需要再做放疗,如果要那幺重建手术就白做了。”她提出,当时乳癌病人做乳房重建术不算普遍,所以可以咨询的对象非常有限,最后,她决定把问题交给医生,如果医生认为乳房摘除术后做放疗的机率不高,她就决定做乳房重建。“医生经常会跟我说机会`五十五十’,但我再次向医生确认,医生最终说我的情况看来机会不大,所以我就决定做乳房重建了。”自觉人生无憾积极求医潘慧玲坦承,被确诊患癌时非常迷茫,但痛过、哭过后,冷静想一想,才发现人生并没有甚幺遗憾,所以选择积极面对和治疗。她声称,能够冷静处理和正面看待,只因求生意志强烈。“我不是怕死,我是怕生病那种痛苦,终日躺在病床上呻吟,又不能做些甚幺。”她之所以可以冷静和理智是因为觉得这辈子已享尽人生,也没有伴侣或儿女的牵挂,而父母可交託身在海外生活的幼弟照顾,这一生已没有甚幺遗憾了。她认为,如果乳癌患者都能儘早发现和治疗,也许就不需要进行化疗或放疗了,就像她一样,不必承受那幺多的痛苦,并且迅速复原,更可以节省时间和金钱。她补充,手术后需服食泰莫西芬(Tamoxifen)抗荷尔蒙药长达5年,过后只要定时进行体检即可。她坦承,其实她的左边乳房有钙化现像,不过,钙化组织并非肿瘤,而是呈多个细小的粒状,医生认为,只要钙化症状维持现状,即钙化粒子没有增生即可放心。参与支援团帮助癌患潘慧玲康复后积极参与乳癌支援团,协助传播乳癌醒觉运动,因为有许多女性仍不懂得自我检查,而且许多病人发现患癌后都不知如何是好。如果有足够的知识和意识就可以临危不乱,克服各种问题。她提出,她过去6年从事乳癌支援服务时看过各种乳癌患者的案例,许多患者听信谣言,以为化疗后会死亡和“发黑”而拒绝接受正规治疗,转而寻求自然疗法、偏方等治疗,最终病情恶化,癌细胞扩散,使治疗变得棘手,病人需承受更大的痛苦。运动免癌后淋巴水肿潘慧玲指出,她已改变生活习惯,积极做运动,包括每週末划船练习、一週三次的森巴舞练习,她认为运动对维持身体健康非常重要。她坦承,以往不定时运动,但自从乳癌康复后,她非常重视运动,并在2010年参加乳癌康复者的划龙舟活动。。她指出,划龙舟对乳癌患者康复后运动有许多好处,主要因为多数乳癌患者手术切除淋巴结后,身体缺乏排毒的淋巴组织,因此需要大量运动来排汗,划龙舟则是最好的选择。她提到,研究也显示,乳癌患者进行淋巴结切除术后必须大量运动,否则很容易患上淋巴水肿,所以运动有助减低淋巴水肿问题。腹部赘肉不适做重建术潘慧玲说,乳房重建术无需注植入假体,而是使用本身位于后背的肌肉组织,即阔背肌皮瓣填补即可,而且手术可说非常完美和成功,让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失去乳房这一回事。她指出,手术是由一名乳房外科医生和整型外科医生前后进行。乳房摘除术完成后,乳房整形手术医生替她进行乳房重建。医生是在她腋下,即乳罩后比(帮助罩杯承托胸部并固定文胸位置)的位置割开约5公分的切口,再把背肌组织推到胸前,足以填补胸部被取走的组织。“朋友说我很可怜,又被切前面又切背后,怎样睡觉?所以,我又跑去问医生可不可以割除腹部赘肉作乳房重建,医生则分析说,腹部组织被割除后需很长时间才能复原,这主要因为人们坐下、站立等劳动用力经常碰触到腹部肌肉所致,因此认为无特别用处的背肌还是最好的选择。”“我也问过一些有经验的病人,她们说腹部的赘肉被切除后,肚子感到非常紧绷难受,所以我最后听取医生的建议,用背部肌肉做乳房重建。”她坦承,乳房重建术后的确有明显的疤痕,不过,时间过去后,疤痕就会慢慢淡化。现在即使穿上Y字细肩背心也不怎幺看见疤痕,而被用来填补乳房的背肌部位只是有凹陷的触觉而已,只有仔细注意才会发现痕迹。组乳癌康复者龙舟队体能锻炼+传导防癌讯息潘慧玲和乳癌支缓团成员一同组成“粉红挑战者”(pink challenger)龙舟队,并获得龙舟爱好者的支持,不但赞助一艘龙舟和优惠场地让他们进行练习,还派出专业教练提供指导和培训,让她们成为专业的划船手。她们经常以团队名誉参加赛龙舟,以宣导防治乳癌的讯息。她解释,划龙舟并非只用手臂,而是全身的力量,别以为她们是弱质女子无力划船,其实只要懂得技巧和积极练习,就可以和其他职业划船手一较高低了。“起初我也不相信自己可以划船,因为我连打羽毛球时杀球的力气也没有,很多康复者也以为划船需要很大的力气,但当我们亲自来参与和学习后才发现,并非想像的那幺困难。”她目前是团队的队长(Team Manager),团员由各种不同年龄层的乳癌康复者组成,而团队中最年长的有80岁的乳癌康复者,主要负责击鼓。她们每週都会到布城的一个划船俱乐部进行训练。她指出,她们积极参加国内赛事,许多观赛的民众获知她们是乳癌康复者后都表示惊讶,更多的人是给予鼓掌和比赞的手势表示敬佩,令她们深感自豪和感动。她声称,她们是大马第一艘由乳癌康复者组成的划船队,并在多次赛事中得奖和受邀出席表演活动。除外,潘慧玲也热爱交际舞,乳癌康复后积极参加交际舞活动,并通过筹办交际舞、时装表演等为支援团体筹款。Profile:姓名:潘慧玲年龄:53岁病症:乳突瘤和乳腺癌治疗:乳房切除术和乳房重建术感想:如果乳癌患者都能儘早发现和治疗,也许就不需要进行化疗或放疗,承受那幺多的痛苦,并且迅速复原,更可以节省时间和金钱,希望更多的患者能够醒觉。/良医‧文:包素菡‧2015.05.27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