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兰、德国的政府会当年轻人的「后盾」,而我们的政府却是用「警

2020-08-02收藏量171705人已阅

「罗马,已不再是古文明的强盛帝国。年轻人纷纷选择出走,很多时候,这个选择都是不得已的,当在生存这个残酷的现实面前。」Lisa感慨。

「也许离开,是为了有一天回来。」明年预计到阿姆斯特丹攻读博士的Dario,忍不住下了结语。

我在义大利罗马(Rome)。这一回,我交换的是罗马青年看不见美好未来出走的感慨。

Dario&Lisa是我在罗马借宿的沙发冲浪(Couchsurfing)主人,也是六十则爱的故事里其一。他们爱的传奇,相遇源于脸书的好友推荐,第一次约会约在罗马竞技场前,旋即一见锺情。两人目前都是硕士生,同居住在一起。为了负担租屋的高房价,Dario和Lisa也都一齐在一间酒吧里兼职,半工半读,生活相当吃紧辛苦。

荷兰、德国的政府会当年轻人的「后盾」,而我们的政府却是用「警Lisa和Dario正在超市讨论晚上乔迁派对要用哪一种起司好|作者提供

我拜访他们家那天是星期五晚上,正好Dario & Lisa要举办乔迁派对,邀请他们的好朋友晚餐同乐。白天我跟着他们俩进超市採买食材,Dario&Lisa充分展现义大利人的热情,纷纷应答我对于义大利饮食文化的好奇提问。「Rachel,你想吃红酱还是青酱的义大利麵?」人生吃过的义大利麵超过十数盘。这一回,竟然要吃义大利人煮的义大利麵了,我的兴奋可想而知。

因为与Dario和Lisa年纪相仿,我们谈话投缘。我忍不住地问起他们家的租金,Dario告诉我这个十坪套房,每个月大约要3万元新台币,负担很重。我吓了一跳,眼下正踩着的是一间相当老旧的公寓。整个社区都是约五层楼的平民住宅,位于罗马火车站后方不远处。火车站周边龙蛇杂处,聚集许多非法的外籍移民。旅游资讯站的罗马人就曾告诫我,晚上观光客最好少于此带出没,容易遭抢遇窃。

荷兰、德国的政府会当年轻人的「后盾」,而我们的政府却是用「警当日晚上派对现场。Dario正以纹身贴纸,将我介绍给他所有的朋友们认识|作者提供

「那幺台北呢?」轮到Dario问我,我告诉他台北市的房价也非常高,但我觉得他租的房子从地段、大小、屋龄来看,算是高于台北行情,甚至很多。我也立即想起西班牙友人W曾告诉我,义大利的房价高得离谱。所以青年旅社相对欧洲其他国家,价格才会比较高。「台湾的年轻人,至少以我身边的朋友为例,大概月薪是700~800欧元之间(约28,000~32,000元新台币)」我顺带补充。

「噢,这个待遇很好、还不错耶!」Dario回答。让我着实又吃了一惊。我再三用英文和他确认,我没有听错。Dario和Lisa居住的,是一座房价比台北市高、薪水比台湾年轻人低的城市。世界的另一端,竟存在着这群比台湾年轻人生活还要辛苦的罗马青年。当下,我的脑袋一片空白。

Lisa走了过来,「义大利现在的青年失业率已经高达50%以上,薪资水準又低,因此很多人不得已只能选择出走他乡,寻求待遇合理、生活过得下去的工作。」Lisa接着补充,效率低落的义大利政府束手无策,对于惊人的高失业率未能提出改善方案。工会、群众也曾经上过数次街头表达抗议,但依然无法改变现状。」

荷兰、德国的政府会当年轻人的「后盾」,而我们的政府却是用「警
义大利青年旅社张贴一张讽刺前总理Silvio Berlusconi, 无能造成高失业率的海报|作者提供

「唉,这也是为什幺我们决定明年离开了……」Dario非常感慨,他和Lisa每日辛苦半工半读,却还是被高房价追得喘不过气,更遑论理想的生活品质。他们不敢想像「毕业即失业」的未来,对于在罗马就业、生活,两人相当悲观。「一切都是不得已,如果可以,没有人愿意走到离开这一步,尤其罗马是我从小生长的城市…….」Lisa长歎一口气。

「我预计申请阿姆斯特丹学校的博士,那间学校将有一笔奖学金支付,Lisa也会和我同行。也许,到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,是一个转机。我们的生活,就再也不会像现在这幺辛苦了。」Dario看重的不只是阿姆斯特丹的学术环境,另一方面未来在荷兰求职,无论待遇或发展性,势必都高过义大利。因此若有机会,他想留在当地就业。

「有时候,我会很羡慕荷兰、德国的年轻人。他们的有为政府就像是年轻人的后盾,完善的政经环境,给于年轻人相当丰富的资源,让他们能够无后顾之忧地闯蕩、创业。然而,我们国家却是用警盾对着年轻人。年轻人要的,不过是安居乐业的环境,可这个政府却一点办法也没有。」Dario语重心长地对我说。

荷兰、德国的政府会当年轻人的「后盾」,而我们的政府却是用「警
Dario & Lisa其实很希望能继续留在罗马,这座城市有好多捨不得心爱的朋友|作者提供

那一刻,心有戚戚焉。我觉得自己和Dario、Lisa的距离好近,真的好近。对于未来,我们有相似的彷徨与不安。对于故乡,则有複杂的情感徘徊。我们无疑都想让这个世界更好、改变这个世界,但会不会还没等到那一刻,我们已经被这个世界改变了呢?我们对于各自成长城市的用情之深,毋庸置疑。但若我们的爱与热情,必须面临残酷现实与大环境消磨,甚至逼近如Dario和Lisa面临的生存界限,我们,应该如何选择呢?

Dario和Lisa做出他们不得已的选择-离开这块伤心地。希望他们对未来的无力感,能随着他们到另一个国家生活跟着好转,建立起对未来的自信心。「或许,以我们现在的能力,还没有办法让罗马更好。也许离开,是为了有一天回来。」Dario决心把最后这句话,放在心底最深最深的地方,提醒自己。

条条大路已不再通罗马,熟悉的台北,也响起〈台北哪会拢呒人〉这首时代哀歌。这两年来,身边朋友纷纷离开台湾,奔向中国、东南亚、美国等地。他们为了生活与梦想,到异地打拚工作。人才外流的同时,他们的身上也都各自揹着一个无形而沈重的家,一切都比想像中难熬。不停地打包、道别与流动,家的定义逐渐模糊,好似注定成为我们这代人的宿命。

荷兰、德国的政府会当年轻人的「后盾」,而我们的政府却是用「警
无比相似的处境,我邀请Dario & Lisa写一封给陌生台湾人的明信片,两人正在书写的模样|作者提供

强烈的感同身受,使我不自觉地邀请Dario和Lisa,在两张纹身贴纸背后,以"Dear Taiwanese(陌生的台湾人)"为开头,写下一封给台湾素昧平生年轻人的情书。以下明信片内容,是我代为翻译后的全

这一回,轮到专栏读者们有机会能交换到Dario和Lisa的明信片。因换人专栏年度回馈计划经费有限,仅保留、限量10张明信片给关键评论网的读者。想要收藏、或是想要将Dario和Lisa这番话,分享给更多亲友和爱人,请带一则故事来与我交换。敬请填写此Google表单,我将评选出其中10位,将明信片寄给您。

但因为没有任何筛选标準,篇幅长或短、情节戏剧化与否,都不会是我的参考依据。我只会依照直觉,或者投射抓周。所以未能如愿收到的朋友请见谅。(但每一份写来的故事,都是一份真挚心意,我都会认真地收藏着,并翻译给Dario和Lisa。)

因为明信片数量有限,我们疯狂地拍了一只影片,纪录10名已经收到明信片、在台北以YouBike上班代步者的收件反应。希望能以影片,把这份惊喜分享给更多人,希望我们的生活,都还有容纳得下惊喜的空间。

[youtube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Jc6n8Jc60Mw]

影片欢迎分享,关于明信片分送状况、最新消息,敬请持续关注LovExchanges粉丝专页。真心感谢,写作这一阵子以来的爱护支持。


相关文章